李昇炫

あなたは私の正直な答えを愛してください💛

璨星(十二)


  李昇炫在公司的催促下又在这里呆了两天才回去。 一月的天气,降温的厉害,回到韩国以后就感冒了。
  李昇炫回到家,吃了药,换了身衣服,把自己收拾整齐,出门开车去了公司。
  路上,经纪人打来电话
  “胜利,晚上A酒店庆功会,六点准时到。”
  …
  酒店门口被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
  李昇炫好不容易进去以后,就看见了崔胜铉。
  “胜利啊,过来给你介绍几个人。”
  崔胜铉给李昇炫递过一杯酒。
  不知道为什么李昇炫直觉这杯酒有问题,可是碍于面子,又以“胜铉哥肯定不会害我”的想法打消了自己的疑虑。
  ...
  “总之呢,我们公司下部戏有意找您拍,李先生有什么想法吗?”
  “我觉得…我应该再…好好想想”
  李昇炫只觉得自己脑袋因为酒精的原因显得迟钝“我去…洗手间,不好意思。”
  李昇炫几乎是跌跌撞撞的进了洗手间,脑袋的疼痛和身体的不舒服让他直不起身子。慢慢从趴着的隔门上起来回头,竟然看到崔胜铉站在小间门口微笑的看着他。
  李昇炫吃了一惊。而这时候崔胜铉已经进来然后将门锁上,同时一只手托起李昇炫的身子,另一只手扳过他的脸,吻住他的嘴唇。
  “你在做什么!”
  李昇炫用尽了力气把崔胜铉从自己身上推开。喘着气靠在墙上说:“你…给我的那杯酒是不是有问题?”
  崔胜铉有些悲伤:“只是酒精度有些高,胜利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可你还是做了!这样的事!”
  “胜利你知道你喜欢权志龙吗?”崔胜铉听了一笑,不置可否。
  李昇炫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也只有你什么也不知道!”
  “全世界都知道权志龙喜欢你李昇炫,而你不知道!那晚你和我接吻的时候,你喊的却是权志龙,你喜欢他,你自己也不知道!你们互相喜欢,只有我像个小丑!”
  崔胜铉发泄似的低吼出这段话。
  李昇炫觉得自己又傻又残忍。
  “胜铉哥,我…”
  “胜利,怪就怪我没有早点遇见你。”
  李昇炫此刻想哭。
  “哥…”
  “送我回家吧。”
  “好。”
  崔胜铉把李昇炫送到门口就走了,甚至都没有进去。
  杵在门口的李昇炫被寒风吹的清醒了许多,他估计第二天感冒又会严重些,但还是没有进去。忍不住拿出手机,拨过去

  “喂,权志龙,我想你了。”

美颜胜😭😭

璨星(十一)


  李昇炫带着衣服鞋子回了医院。
  进门前自动忽略了手机上公司以及崔胜铉的未接电话。叫舜浩去了外面守着,自己则帮权志龙仔仔细细的收拾了一遍。
  [还是我来照顾你吧,像以前一样]

  李昇炫忙完,坐在床边,握住了权志龙的手,有温度的,暖暖的,又忍不住想起这些年,自己做了什么混事啊…
  不过,也只是因为爱你吧。
  “好多年了,我直到今天才明白。”
  “我其实也喜欢你的。不然为什么你不在家会想你,你和别人离得近我会生气,你要走我会舍不得…”
  “想必是你做的那件事太过分了,我才没有发现我的内心。”
  李昇炫低下头,嘴唇覆上权志龙的手。
  “你还不醒来和我解释吗…”
  …
  “傻瓜…”  “志…”
  “你好傻,傻的可爱。”
  就像小时候为了让我开心时候可爱的模样。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阳光打在你身上就像救赎我的天使…
  “你早醒了?那为什么没有反应嘛!”
   李昇炫想起刚才那么暧昧话的动作,赶紧把两人的手分开。
   脸红的能滴出血。
  “该死…”
  “胜利,我很开心。”
  “我从没想过,我喜欢了好久的人刚才和我表白了。”
  “什么嘛,我刚才哪有表白!”
  说完,李昇炫才发觉自己入了权志龙的圈套。
  而罪魁祸首竟笑的一脸无害…
  算了,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你了。
 
  第二天,权志龙出院了。
  李昇炫陪着他一起去了剧组,当导演看见权志龙的时候,高兴的简直能哭出来(再不醒估计要赔死),却也不高兴的能哭出来(恨自己女儿太冲动)。李昇炫看见导演的复杂表情,脸上露出得意的笑。

  [我是不是该谢谢你这个大媒人?]

璨星(十)


  事实上,这几天王在熙也就帮权志龙擦了脸,喂了饭,更多时候是在床边玩手机。
  李昇炫告诉外面的舜浩帮忙看好权志龙,他去住的酒店收拾一下衣物。
  刚才医生来说,这次权志龙的脑部撞击比较严重,本来最早三天醒来,最晚也就一个星期,现在已经6天了,这几天检查情况也不错,如果有人再和他说说话,估计会快醒了。
  李昇炫不想让权志龙醒来看到他自己那个样子,想起以前洁癖的他发火的样子,不禁笑了,还挺可爱的…
  到了酒店找到了权志龙的房间。
  房间里应该是没来过人,但还是有一股淡淡的薄荷混着烟草味,那是属于权志龙的味道。
  衣柜里整整齐齐的放着各类服装。想了想,还是拿出了一套暗紫色的修身西装。
  想让他出院时精精神神的。
  临走前,李昇炫差点忘了应该还要带一双鞋,又返回去找了半天也找不到他放鞋的地方。
  还是出去买一双吧。
  却在拉开的最后一个抽屉里,看到了一双非常熟悉的鞋:之前自己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旁边还有一个日记本。
  李昇炫放下西装,放下震惊
  明知道不能随意翻别人的东西。
  还是不自主的打开了。
  「胜利对我很好,我很喜欢和他做朋友
      我和胜利一起上学
       …
      我好像…喜欢胜利!
      我是不是有些扭曲,我怎么会这样
      今天决定故意疏远他,是不是就不喜欢了
      …
      这么多年了,还是喜欢他,但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差…
      胜利好像喜欢崔胜铉啊
      向当年一样,决定离开你一段时间,对我们都好吧」
  从小到大,从幼稚到成熟。
  眼泪从眼睛里掉出来李昇炫都不知道。
  原来权志龙喜欢他,原来他们的友谊一直都没有变。
  自己对权志龙的感觉好像终于有了答案
  是
  喜欢吧。

璨星(九)


  剧组方面联系了经纪公司,决定对权志龙昏迷的消息全面封锁。
  而对外宣称权志龙潜心学习。
  电影先拍摄了没有权志龙的部分。期间是王在熙一直照顾他,王在熙也伤心过,但是更多的没有耐心。
  毕竟,喜欢的只是你的名气。
  日复一日,距离出事过去了快一个星期,自由惯了的王在熙忍不住了,偷偷打了电话给李昇炫。
  "喂?昇炫哥吗?"
  "我是,王小姐有事么?"李昇炫知道王在熙陪权志龙在美国拍戏,自然语气没那么好。
  "我和你说一件事,你不要外传"
  "嗯"
  "志…权志龙他拍戏出事了。"
  "嗯?!"
  [为什么没有消息]

  李昇炫放下工作,立即坐了最早的一趟航班去了美国。
  毕竟一起长大,毕竟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李昇炫想。
  路上李昇炫给东永裴打了电话。
  "永裴,权志龙最近有没有和你联系?"
  "没有,他不是去美国学习了吗,你们没有联系?"
  "好,我知道。"
  "你…多和志龙联系联系,他自己那边不太行的。"
  东永裴真是替自己这个好朋友着急。
  "我知道了永裴。"
  …
  飞机降落,李昇炫顾不得自己疲惫顶着浓郁的黑眼圈就立即打车去了王在熙说的医院,到了她说的房间,门外权志龙的助理舜浩在守着。
  进去以后看见权志龙苍白的脸色,李昇炫不能避免的,心痛了。
  [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王在熙没想到李昇炫能来的这么快。12个小时,按照时间来看,应该是打完电话就赶过来了吧。
  "要不,昇炫哥你照顾他?我先走了。"
  "嗯。"
  李昇炫心想,你倒是推得干净。

  看着床上那个在电视里闪耀的大明星,现在双目紧闭没有生气的躺在床上,李昇炫心里悲痛。

  [这就是你所谓的来美国学习?你快乐吗?]
  [我当然不快乐]
 

喜欢一个人才会说他可爱
是么 小权🤔

我们宝宝太可爱啦❤❤

璨星(八)


  让崔胜铉没想到的是
  根本不是权志龙一厢情愿

  宿醉让李昇炫头疼欲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身旁的崔胜铉让他不禁清醒。
  昨晚都做了什么啊!
  轻轻的下床,轻轻的拿着衣服去卫生间,却在"胜利!"的喊声中被迫回过头。
  "胜铉哥,我…我去卫生间。"
  说完李昇炫快速溜向卫生间,关上门之前又回头喊了一声"如果昨晚发生过什么!就都忘了吧!"
  可事实上昨晚并没有发生什么。
  "不接受我是因为喜欢他呢"
  崔胜铉喃喃道。

  今天权志龙要拍的戏份是整部电视剧里最危险的,需要爆破,吊威亚等一系列连贯高危险动作。
  拍之前导演提醒了权志龙一定要以身体安全为前提,可权志龙到没有觉得什么,这么多警匪电影中,哪个不会受点伤,这种演员意识他还是有的。
  第一part,权志龙在各个汽车之中隐藏穿梭,一边配合着警察,一边应付着自己的"大哥"。
  一连串的奔跑跳跃加上最后的爆炸扑倒动作,权志龙累的气喘吁吁。
  不愧都是专业的演员,竟然一场过。权志龙和他们互相问候就去了后边休息,本来这几天因为高度集中都没怎么想李昇炫,可是网络上刷爆了的头条却尽收权志龙的眼底。

  "同性友人深夜等候归来李昇炫,二日清晨同出公寓"

  第二part需要权志龙在楼顶跳来跳去躲避警察的追杀。导演看他不在状态问他要不要再休息一会,被权志龙拒绝了。
  让我麻痹一下自己。
  可是在拍摄过程中,权志龙根本冷静不下来,cut好几次,满脑子他们在一起的画面。
  舍不得舍不得。终究放不下你…
  "咚!"
  在从A楼跳往B楼的过程中,权志龙一脚没踩稳,重力失调,整个人撞在了楼外的装饰物上。
  权志龙撞得昏迷不醒。

璨星(七)


  到达美国的第二天,剧组就开始了忙碌的拍摄。
  这是权志龙第一次尝试这种硬汉角色,幸好之前锻炼了身体,没在人们面前丢了面子,惹得路人和粉丝的一阵尖叫。
  每当当天戏份拍摄完回到酒店之后。
  人前的光芒褪去,自己就是个普通的人,孤独与失落感一起涌上。
  权志龙承认
  好想李昇炫
 
  遥远韩国这边的李昇炫也过着不怎么样的生活,怀念他和权志龙一起青葱的时光,甚至后来斗嘴的时候…
  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想权志龙了呢
  恐怕李昇炫自己都说不清楚。
 
  首尔又下雪了,好像比之前的都大。
  回家时坐在车里的李昇炫看着外面路边嬉戏的情侣,不禁想起他和权志龙中学的时候也是这样…
  一阵铃声把李昇炫从记忆中拉了回来。
  "胜利啊,你在哪里?"
  来电的人是崔胜铉。
  "胜铉哥,我在回家的路上,有什么事吗?"
  "呀,快回来,我在你家门口呢!"

  李昇炫刚下车就看见崔胜铉搓着手瑟瑟的站在在自家门前。
  "哥,你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我好给你密码让你先进去,免得有记者看见。"
  "想和胜利你一起进去。"
  "快进来吧!"
  崔胜铉和李昇炫一起进了家门,可是除了权志龙他们两个人的拖鞋以外并没有多余的。
  "哥,你凑合穿一下吧。"李昇炫尴尬道
  "以后记得买几双客人的。"
  崔胜铉并不领情。

  两个人的晚餐喝了酒。
  互诉衷肠。
  最后两人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崔胜铉看着不省人事的李昇炫,酒劲上头,忍不住向前探去,四片嘴唇交缠在一起,透明的唾液让两个人小心翼翼又更兴奋。
  "志龙…"
  崔胜铉听清楚了。
  李昇炫喊了权志龙。